教师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太湖边的林庄主 > 第二十一章 有美相伴
    ,最快更新太湖边的林庄主最新章节!
    木婉清只怕那燕龙渊心有叵测,去而复返,来追赶两人,刻意循着林间小路潜行,马不停蹄,至无量山山脚,来不及休息,却被神农帮弟子拦住,木婉清此时不好将林毅搬起啦,见他们认不得自己,又气又急,大喊道:“你们这些人,是瞎子么?看不见本姑娘要上山?耽误了事情,你们都得死!”
    这几个神农帮弟子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忍着怒意按住刀兵,好声好气道:“姑娘,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十几日前你在我们神农帮大闹一通,弄死了不少弟兄,现在你说要我们神农帮的山门,谁知道你是好意还是歹意?也亏得帮主仁义,听了林家公子的话,放你下山,不然,此时我们些兄弟那个与你干休?何况此时情况危急,长老正传下命来教我等看好山门,更不能放你如山,还不快快离去,不然,休怪老子手下无情!”
    木婉清听了这话,气的发抖,放在平常,早就是抬手一袖箭射死这人,那还与他多嘴?可他毕竟是林毅的手下,得顾着他的心意,杀不得这有眼无珠的家伙,不然,他醒来定然会责怪自己。
    木婉清也不知自己为何会想到此处,忍下怒意,拱拱手行礼,当做拜山门,道:“我不得不上无量山,见一见司空帮主,还请这位朋友替我传个话,说他当家的在山下等他,让他带着当家的婢女速速来见。”
    这神农帮弟子怀疑的打量木婉清,不住眺看黑玫瑰马背上驮着的人,说道:“你这位朋友好大的面子,难道还是我们的公子爷?莫说笑了,你要上山,绝无好意,也用不着骗我,实话告诉你,我们帮主不在,你用不着上山了。”
    木婉清再也不想与这人说话,手一抬,一箭射在这人小腿上,旁边的帮众正要呼喊,被一箭射中手臂。顾不得这神农帮的人如何看待自己,木婉清反跃上黑玫瑰马背上,一抖马绳,直冲向神农帮中庭。
    此时神农帮待客中堂里,侍剑见过已经休息的符圣使之后,正与主事长老商议如何寻找林毅,却听远远一声炮响,主事长老眉头紧蹙,站起身来,对侍剑说道:“侍剑姑娘,你先回后山等着。”
    侍剑不明所以,只道绝无好事,赶紧问道:“怎么了?”
    长老叹道:“这乃是神农帮紧急时在才用得报信手段,不想姑娘才来报信不久,就遇上了这件事儿,看来大事不妙。”
    侍剑想到林毅尚未回来,心中一紧,说道:“躲在后山难道就能逃出去了?长老不必担心我,我也有一手不错的剑法,我要在这儿等着少爷回来。”
    长老见侍剑态度甚是坚决,不再多言,召集了精锐帮众守在中庭大堂,万万不叫侍剑受伤,自己守在中庭来路,看有多少人敢来犯山,只要人多,自己挡不住,立马点上烹煮猛毒药,来个玉石俱焚。
    此时木婉清却是身处险境,那些神农帮弟子也不知为何,好似正准备谋反一般,刀枪剑戟,飞石弓弩,尽有准备,也亏得木婉清心思机敏,武功不弱,这才没被弓弩射下马来,当是如此,却受了不少飞蝗石偷打,浑身也不知伤了多少处,已经不住的吐血,就是几近身死,木婉清仍未下死手,只是将拦在黑玫瑰前的人射倒,并未射死。
    林毅在马背上颠的难受,终于睁开了眼,见木婉清正带着自己逃离追杀,不是有飞蝗石打在她身上,心里微疼,可内息仍凌乱不止,用不得力,说不出话来,看着咬牙前行的木婉清,心中对这倔强的姑娘感激甚深。
    临近中庭大堂,木婉清见一人持棒站在门前,抬手射了两箭,被他一棍拦下,全然无用,知道此人不是善茬,心中有了计较,抽出短剑,狠心在黑玫瑰的马臀上刺了一下,黑玫瑰吃痛,知道主人心意,纵身一跃,竟从那人头上跃过去。长老大惊失色,想不到这么此马竟然如此神骏。可他不敢让这人入得中堂,伤了侍剑,反手一棍往马腹捅去,木婉清正等此遭,抽出短剑,反身下马拦下这一棍,一箭射在长老肩头,趁其受伤拦不住自己,一下冲进中堂,使尽全身力气大喊道:“司空玄,司空玄在何处?”
    侍剑本来抽出长剑戒备,但见是木婉清,松了口气,不知她缘何至此,更叫一匹马冲入中堂,上前问道:“原来是这位姑娘,不知来无量山,有何贵干?司空帮主不在山上,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木婉清喷出一口鲜血,指着黑玫瑰背上的林毅,才想说话,可再也撑不住,昏迷倒地。侍剑顺着木婉清的指头看过去,瞧见马背上的人,大惊失色,那不是自家少爷还有谁?不知大理谁能将自家少爷伤的这么重,赶紧扔了剑,上前扶林毅下来,哭问道:“少爷,谁敢将你伤成这样?我,我去请栾阁主叫人来替你找回公道。”
    林毅微微摇着头,张着嘴,浑身近似被撕裂一般,勉强说道:“快,大还丹,强经生血丸,将,将她保护好。”
    侍剑顺着林毅的目光,看着被神农帮帮众围住的木婉清,此时长老受伤,正在包扎,帮众只等侍剑一声令下,将木婉清砍成肉泥。侍剑抱住林毅,见他看着木婉清目不转睛,知道了意思,大喊道:“将这姑娘送入我房里,好生招待,不得违逆!”
    一众帮众错愕非常,有暴躁者朝着侍剑大喊道:“这****前些时候杀了我们不少兄弟,今日又伤了我们这么多弟兄,怎能轻易放过她?谁知道她以后又待如何?不可如此!还是杀了她保险。”
    这话有许多人赞同,侍剑见这些人全然没听自己说话,说话间对木婉清的敌意越来越重,不禁看着林毅,林毅强撑着精神,见侍剑犹豫不决,似有不忍,横着眉,微微点了点头。
    侍剑得了自家少爷的眼色,脸色一紧,眉目间渐渐有了决意,放下林毅,拔出背后林毅的宝刀,走到那人身后,一刀劈下,将这人从肩至腰砍成两段,血污内腑流了一地。侍剑站在血里,眼睛环视在场各人,扬了扬手里的宝刀,大喝道:“谁还想造反?!谁敢造反!”
    众人大惊失色,想不到这柔柔弱弱的姑娘下手如此决绝,皆诺诺不敢应对,此时长老包扎好伤口出来,见血流满地,失色问道:“这...这,侍剑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侍剑扛起木婉清,冷冷看着长老,说道:“长老,你可得看着你们神农帮的弟子,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守规矩,不然,他日白送了性命可怪不得谁。”将宝刀放在主座的茶案上,负起林毅,将两人带进自己的房里。
    侍剑见此时林毅看木婉清的目光全是柔软,就如当初少爷赶自己出家门一般,不知林毅为何看中木婉清,此时也问不清缘由,赶紧将两人放在床上,叫长老安排两个懂事的婢子守在门口,自己到后山去取大还丹。
    也不知过了多久,木婉清醒过来,只觉全身酥软,疼痛万分,一点也不想睁开双眼,可有一双手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擦着东西,连有些姑娘家的私密处也不放过,吓得赶紧推开那人,睁眼一看,瞧着这人原来是侍剑,不由松了一口气,可一转头,却见了林毅盘膝坐在自己身旁,惊的脸都白了,指着林毅,颤声问道:“他...他怎么在此处?”
    侍剑将木婉清的手按下,白了木婉清一眼,说道:“可是姑娘你把少爷送来的,他不在这儿,还能在哪?”
    木婉清见侍剑又要来摸自己,顾不得疼痛,赶紧用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谨慎的瞧着侍剑,说道:“你,别装傻!你该知道我说的意思。”
    侍剑掩嘴一笑,从容说道:“姑娘有所不知,你上了不少神农帮的弟子,他们对姑娘意图不轨,此间我信不过神农帮里的人,若是将少爷与姑娘分开,我管不着姑娘,难保有人胆大包天,斗着胆子将姑娘绑走杀了。那这样,我岂不是辜负了少爷的信任?所以,我就把姑娘安置在这儿,合着少爷一处。来,先躺下,我来给姑娘敷药。”
    木婉清此时哪还要侍剑乱摸?连连摇头,往林毅那边撇撇嘴,说道:“那他...”
    侍剑正色道:“不必担心,少爷服了‘强经生血丸’与少林寺的‘大还丹’,正在调息,一般这样没个把几个时辰少爷醒不过来,我正是在少爷入定后才给姑娘敷的药。”
    木婉清松了口气,可心还没放下来,一下又被拉的老高,羞得只欲一头往辈子上撞死,却听林毅说道:“瞎说!我入了定,有什么事不知道?”
    侍剑惊喜道:“少爷,您好啦?”林毅说道:“还不错,有少林寺的大还丹相助,今日如此调息,应当该成了,明日此时,便能回复如常。”睁开眼,看着羞涩难堪的木婉清,说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林毅没齿难忘。”
    木婉清低着头,说道:“不必,不必客气,你落得如此,也有我一份关系,我害了你,自然得帮你,不然,不然我心里不舒服。”又说道:“只要,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林毅看着木婉清,又看着连有些红的侍剑,两人隐隐间透着媚意,不时偷看自己,正如案板上的嫩肉一般,等着自己这把利刃。一时间,只觉得人生美满不过如此,有美相伴,其人更是体贴甚微,又还有什么不满的?一时间,什么习得神功,什么功力大进,全抛在脑后了,站起身来,将门口的两个婢子喝走,不许人过来,吹熄了灯火,先抱住侍剑,狠狠的亲了一口,另一支手伸进被窝,拦住木婉清的腰肢,见木婉清并不反抗,将两人拥入怀中,吮吸着两人的体香,大笑一声,震碎了身上的衣服。一时间,房里春色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