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太湖边的林庄主 > 第二十三章 些许往事
    ,最快更新太湖边的林庄主最新章节!
    天龙寺位于点苍山中岳峰之北,离大理不远。两人骑马走了小半个时辰,离寺庙尚有一段距离,路上便有人设卡围栏,点苍派剑客、大理官兵、天龙寺僧人皆有,前两道关卡盘问后可放行,最后僧人一道关卡,无论如何也不许人过去。
    林毅不欲再生事端,下马拴好,揽着侍剑,跃上枝头,穿林而行,不多时便到了那大理护国寺庙。
    翻上庙顶,寻了个阴凉处,趴着往下看,此时里头正说的火热,除了大理的和尚,有一个吐蕃的和尚带着几个手下正在夸夸其谈,说够了,拍拍手,身后的手下搬来几口大箱子,打开一看,金银珠宝泛着光几近闪瞎人眼。
    林毅运功细视,见得那吐蕃和尚乃是吐蕃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这人单是不凡,不说武功佛学高深,这人曾用芙蓉膏成瘾,后欲解脱,闭关半月,全凭自己的意志脱了芙蓉膏的瘾头,据他身边的近侍来报,其并未用内功相辅,当真可敬可畏。
    又见枯荣此时面色红润,双颊生荧,不但内力尽复,内功境界明显更上一层楼,显然的了好处并不只自己一人,天下武学,果然是殊途同归,谁也不弱与谁。
    林毅瞧了一阵,此时这些人话说个不停,尚未动手,却绝无平和之意,自己若是冒然参进,这两人物都对自己没个好意,真打起来,只怕有人会侍剑动手。心有便不舍,仍对侍剑说道:“此地凶险,你先回大理,去找木姑娘,留下标记,等我将这儿的事弄清楚就去找你。”
    侍剑知道林毅定然有自己的打算,她向来不多问,只是点点头,伸手抱住自家少爷。林毅将她送出天龙寺,送她骑马出了官兵设的关卡,折回来,再见寺中,有一个灰袍锦杉的中年人站在鸠摩智身边,相谈甚欢,见着他,林毅胸口一股气指望脑门上冲,冲的自己昏昏沉沉,冲的自己浑浑噩噩,只等他们一同站在天龙寺诸僧之前回过神来,这才好受不少。
    鸠摩智有意显示武功,笑声中隐含内力,展示各类指法,引得天龙寺诸僧感叹,引得枯荣点化。林毅眼中没有鸠摩智,看不见枯荣,死死盯着燕龙渊,或说是慕容博,见他对鸠摩智所施展的少林各种指法绝技评鉴,面有笑意,笑里带着高人几等的傲气,心中大恨,不由想起当年自己在他手下如何受辱。
    想当初父亲被暗杀,自己还小,不过五、六岁,便是二世为人,有心奋进,可终究年少体弱,兼天资一般,练不得什么高深武学。之后爷爷不慎被其他家的长老连同这慕容博暗算谋杀,母亲被人逼死,留下自己与堂弟弟,被各家派来的长辈拱上那族长之位,才借着忠心家仆送走了堂弟,自己便被慕容博绑走,去与林家有债务的人家收账,收得回来便可,收不回来便杀了人全家再搜刮,恶名归自己,好处全由他,自己是死是活,全在这慕容博一念之间,所受侮辱毒打,已是家常便饭,如此过了两三年,日日不得解脱,能留条性命,不至于残废,尚能学武练功,林毅那时已经是感谢了满天神佛,今日有这样的强进虚伪的性格,不得不说与慕容博有极大的关系。
    这慕容博也养了些人物,却不是什么有能耐的家伙,武功一般不说,才智品性也无甚过人之处,在他们的鼓动之下,这人竟然将三百多万两银子给他四个手下修了四个庄子,不大,养不得几个家仆,里头的物件,哪一样不是价值千金的佳品,吃的饭菜,哪一样不是山珍海味?有这些钱,慕容博从未想过结交官员,培植党羽,一心想着让江湖上的泥腿子帮着自己造反,全想不到这天下造反成功的从来不是这些有饭吃的泥腿子,而是没饭吃的普罗百姓,其中的枭雄。
    “当初你舍不得弄死我,反倒被我逼得假死遁身,今日,我又在你面前,不知你该如何?”
    见双方要动手,有慕容博相助,枯荣决计抵抗不住,段正明虽然厉害,可只有一门指上功夫,那慕容博博闻强识,这几个秃头怎能挡得住他,只要他打倒这些和尚,那天龙寺必破无疑。
    林毅不在乎慕容博有没有,练不练的成《六脉神剑》,现在,自己没了林家家主的身份,此时只要能让慕容博不舒坦,自己就高兴。不过,这慕容博当年施展“斗转星移”时,便胸怀无数精妙武学,这些年来,自己只知道他前些年不时来往少林,回燕子坞时有带书籍,这对自己而言绝非是个好消息。只不过当年两人定下谁也不信的君子之约,互不叨扰家人手下,倒也过得安稳,今日一见,正好试一试他武功有何进境。
    当即跃下庙顶,也不多说,与枯荣并肩而立,显示其意,对其身后战战兢兢的段誉视而不见,故意不理慕容博,与鸠摩智笑道:“明王,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鸠摩智见了林毅,与慕容博对视一眼,均感此行不妙,想不到这狠人是如何来到此处,想了想,满面柔笑,正如面对佛塑,合十一礼,开口说道:“见过林公子,几年不见,林公子倒是沧桑了不少。”
    林毅摸摸顶上的白发,不可置否,问道:“你不在吐蕃呆着,来大理作甚?难道,明王您的瘾头又犯了?想要芙蓉膏?嘿嘿,想要你说便是,只需书信一封,我便叫手下将芙蓉膏整箱整箱送去,哪用得着明王亲自来大理?”
    鸠摩智听到“芙蓉膏”三个字,笑容一僵,嘴角不住抽搐,可终究是悟了道的高僧,一声“阿弥陀佛”之后,复见其庄容宝相,只听他说道:“林公子美意,小僧心领了,那东西...正似大理整片整片的罂粟花,美...极是毒恶,却叫人离不开它,小僧只能救得自己,却救不得沉沦欲海之人,只能见他们越陷越深。”
    一时间,在场僧人皆高呼佛偈,慕容博冷视林毅,瞟了天龙寺众僧一眼,心中对所有人忽视自己感到愤慨,更何况,林毅当年在自己的手下活的与一条狗何异,就是他凭武林名宿驱逐自己,也只是不光彩的手段,并不是用他练出的武功,你说他如很能高看林毅?一眨眼,不屑道:“林家小儿,你来此处为何,难道也是为了那段氏的《六脉神剑》?”
    这话说出口,除了枯荣微微闭着眼,段正明欲言又止外,余下众僧皆目视林毅,只道他答上一声“是”,便要一拥而上,除了这盗取段氏秘籍、侮辱段氏清白的恶贼。
    林毅只道这慕容博这么多年来还是用这些挑拨离间的手段,心中不齿,可对天龙寺诸僧的愚昧偏见更是看不上眼,忍住怒意,大笑不止,回头瞪了那些僧人,回道:“《六脉神剑》?我会一招啊!看着!”大拇指网慕容博一对,便有一道无形剑气往他胸口刺去,剑气透过庙中烟气,波纹徐徐,不缓不急,近似玩闹,叫人摸不着头脑。
    慕容博心中有疑问,挥手便是一道恍若无形的“火焰刀”,二者碰在一处,消弭殆尽。两人这一比试,叫在场诸人各有所想,不说段正明等人心中不解林毅是从哪学来的《六脉神剑》,只说枯荣、鸠摩智二人。
    鸠摩智见林毅的六脉神剑与自己传授慕容博的火焰刀妙用相若,只需一指便可施展,无形无质,这一招就不下与《小无相功》,想来《六脉神剑》需得六个指头齐发,六道剑气并出,飘忽无定,谁能抵挡得住,此时看枯荣的眼神,近似肥肉,只望将他一口咽下。
    枯荣却是有些沮丧,可毕竟年纪大,面上不动声色,心道林毅悟性高绝,一晚就能将六脉神剑中的少商剑练到如此熟稔,实在不可小视,向天龙寺众僧,从接到鸠摩智的金帖之日起,唯有自己一人练成了这《六脉神剑》中的“少商剑”,其余诸僧,也只有后来的段正明修习的“关冲剑”略有火候,此时林毅这“少商剑”信手拈来,只怕要杀他救大理于水火,实在不易。
    两人仇人相见,隔空再过了几招,打出了真火,你骂一句“只会装死的老货”,他一句“连尿也喝的小狗”,不再隔空对放,临近了全使出真正的功夫,两个都是家传的绝学,你个“斗转星移”,他个“世宗真功”,打的不亦乐乎。
    这拳脚上,林毅不敢使出精妙武功,也不敢乱使内功,怕慕容博将气劲换在他人身上,诚然在场众人都知道这慕容博“斗转星移”的厉害,可伤了人,以这些人的脾性,要怪下来,还得怪自己这出招的人,当下使出那堂弟给自己带回来那《穆圣贤哲经》上的拳脚招式,引得慕容博连连发笑。
    慕容博见了,大笑林毅这么多年来丝毫微有精进,还以这等粗鄙拳脚对敌,只是,打的越久,慕容博心中越奇,他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瞧见破绽如此之小的招式,难怪林毅一招一式难看的厉害,原来还是在这儿防备着自己,人人都知道慕容家“斗转星移”的厉害,可谁还记得练《斗转星移》还得知道别人的招式才行?
    慕容博见拿不下林毅,也不啰嗦,右手“韦陀掌”,左手含力不发,只求将这林毅打死当场。林毅也不示弱,“大力金刚手”与慕容博一对,两人各退一步,慕容博毕竟内功颇高于林毅,内息一复,左手当即使出“一拍两散”掌法,这一掌极为雄壮,单一式,便胜过无数。
    掌风及面,林毅不慌不忙,凝力于一指,直戳慕容博掌心,慕容博眼珠一缩,强收掌势,不顾的内息翻涌,大吼道:“你!小狗!这招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快说!不然我杀尽你们林家猪狗!”
    慕容博缘何这般愤怒?原来这一招乃是慕容博抄录少林秘籍参悟时,对着“一拍两散掌”的破解之法,分为内外,外者,先抑后扬,以“斗转星移”之法避开这掌法最强之处,反力道于施展者无力之时,内者,便如林毅这般,以点破面,强行破去这掌上力道,废去其掌,未有高深内力这不得强用,便是自己的儿子慕容复也练不出来。
    慕容博将此法及余下绝技之破法一并存于燕子坞的密室中,除了自己死去的夫人,唯有儿子慕容复知道,这些年来,慕容博行走于江湖,并未回到燕子坞,此时见了林毅施展这等手法,只道他破了燕子坞,强逼自己儿子吐露藏密之地,以他的狠毒,只怕慕容复...你说慕容博如何不急?
    林毅见他悲愤,略微思索,便知其所想,拍手大笑,先说了几句“好好好”等慕容博气的发抖,这才说道:“慕容老狗,看你样子,你是想我杀了慕容复没有吧?呵呵,你放心,放一千个心,我这个人最守信用,你不会毁约,我自然也不会。实话告诉你,你家儿子,贪图王家琅嬛福地的武功秘籍,这几年拿着你家的武学秘籍向王家换了不少武功图谱,可是啊,自己一点也没学会,他就是个废物!呵呵,这下正好便宜了我,啧啧,你看看,你最看不起的人,用你自己悟出来的手段,来对付你自己的杀手锏,唉哟~这种滋味,我真是享受的很啊,哈哈哈...”
    慕容博大恨不已,不过对慕容复的作为并不反对,他对自己的心血并未有多大珍惜,只要能提升慕容家传人的实力,他什么都也做得,当然,向林毅这般,侮辱自己传人,怎能不杀了他泄愤?当下大吼一声,使出各种少林绝技,林毅大笑不止,以慕容博悟出来、慕容复用来换武学秘籍的手段一一破之,两人争斗之下,皆不用自己的压箱手段,更似窥探对方底在何处。
    打了许久,慕容博见林毅几次放过自己破绽,其中有两处破绽并不是装出来的,见他并不求一击打倒自己,只是不住叫自己挡住他的招式,心中颇有疑。时间一长,自己手脚疼痛,内力颇有损耗,比不得他年轻,便知道这人打的是什么注意,自己当年吃过这小子亏,此时焉能上第二次当?往后一跃,跳出圈子,见鸠摩智正与枯荣隔空对放,挥手放出几道火焰刀,全被林毅施展少商剑挡住,也顾不得他,大喊道:“大师,今日老夫有事在身,先行一步,他日得空,在于大师相会。”头也不回,转身即走。
    林毅也不追赶,当年两人立下约定,这么多年没毁约,想来慕容博也舍不得他儿子真被自己弄死。呼了口气,转身便见一道黑烟幽幽而起,看着地上那张皮卷,几个人正在朝着那处跪拜,忍不住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