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穿越小说 > 宠妻之老公太霸道 > 228:大结局最终章
    ,最快更新宠妻之老公太霸道 !
    傅老爷子沉默的看着近乎疯狂的询问他们的凯撒。
    凯撒现在已经几近疯狂,现在只要是稍微触怒他一分,这里所有的人都有可能会发生危险。
    “凯撒,只要我在这里,这里的人你一个也别想动。”傅君皇看着凯撒,那张俊逸的面孔上浮现起一丝危险来。
    凯撒却是在这时候笑了起来,“是吗?那么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护住谁!”
    音落的同时,一道身影已经走到了老爷子面前,随后便在傅君皇冰寒的视线下一把将老爷子拽起来,而手中的枪口也是死死的抵在老爷子的太阳穴处。
    安然骤然看向凯撒,“凯撒!你找死——!”
    说着,安然跳起身来就要朝凯撒跃过去!
    然而她还没有动,傅君皇就已经拽住了她。
    傅君皇的面色很是难看,“凯撒……”
    “你要知道,我们现在是兄弟,你现在正在和你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同胞兄弟,说话呢。”凯撒幽幽的看着傅君皇,“但是你为什么就是不知好歹呢?你为什么就非要和我反目成仇呢?我一直觉得,我们兄弟来年各个要是联手的话,现在谁敢在我们面前耍横?”
    安然嘲讽的看着凯撒,“你已经疯了。”
    “你现在离开,我可以放过你。”傅君皇看着凯撒,“并且保你安然无恙。”
    凯撒却是笑着看着傅君皇,“你当我傻吗?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傅君皇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傅君皇,我们虽然不是一块儿长大的,但是你好歹也是我的同胞兄弟,你觉得,你要是有什么想法的话,我会不知道吗?”凯撒嘲弄的看着他,“我知道,你现在想要杀了我,甚至是想要杀了这里所有的人,但是,你不能。”
    “闭嘴。”安然开口。
    凯撒却是继续说道,“你害怕这里的人出事儿,甚至害怕傅安然会对你失望,或者是说,你更加害怕她会离开你,是吗?”
    傅君皇没有解释,甚至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凯撒继续说着,“啊……我懂的,我明白的。当年你应该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你也知道其实傅家根本不是你的家人,是吗?所以在你捡回傅安然回去的时候,你当她是你唯一的亲人,甚至是你唯一的爱人,你的支柱,她是能让你活下去的保证,是吗?”
    凯撒的这一系列的话无意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是震惊的,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到,那时候,那么小的傅君皇,竟然会……会装着如此大的秘密。
    他甚至是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都没有问,只是默默的做着他认为对的事情。
    有很长一段时间,徐静凝都不能理解,向来对什么都冷漠的傅君皇,怎么会突然就对那么一个孩子给上心了。
    或许,今天,被凯撒这么一说,她好像是突然就明白了。
    傅君皇并没有反驳凯撒说的话,他只是紧紧的握着安然的手,掌心冰凉。
    安然从来没想过,当年老帅哥救她回来,会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心疼他。
    当年如若没有老帅哥的话,或许,她也会死在那个山洞里。
    “凯撒,现在先让你的人放了老爷子。”安然深吸了口气,看着凯撒的眸子中浸着冰。
    傅老爷子却是一脸的镇定淡然,他表情不动,甚至没有开口对傅君皇说过一句话。
    对傅老爷子来说,他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活的时间也是够长的了,就算是今天死了,也没什么。
    只是,不要拖累到其余的孩子才好。
    “放了他后,我还能活吗?”凯撒笑着,“傅安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想要在我到了境外后,就杀了我是吗?没有那么容易,我凯撒怎么能够那么轻易地就死掉呢?我可是傅君皇现在唯一的哥哥呢,我要是死了,他就真的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啊。”
    “是!君皇,你不能杀他!不管他做了什么,他都是你的亲人,你不能动手!”
    谁都没想到,这时候徐静凝竟然拿会开口。
    她紧紧的看着傅君皇,微咬下唇,“君皇,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妈,你就答应我,不准对凯撒动手!”
    傅君皇身子顿时一怔,他浑身僵硬,甚至就连眸光都直了。
    安然也是给愣住了,她震惊不已的看着徐静凝。
    这都什么时候了,徐静凝竟然还想着……想着凯撒的身份。
    徐静凝深吸了口气,“当年的事情我是知道一点的,那时候本来文胜想要连同你们一块儿救下来的,但是那时候凯撒已经没有气息了,文胜抱回君皇后就一直在自责,这对军人来说是不被允许的,但是他一直都在质问自己,如若他那时候早一步的话,或许那个小孩儿就不会死了。”
    凯撒嘲讽的看着徐静凝,“怎么?现在开始打起了温情牌了?你觉得,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当年我家是被你傅家给折腾没了的,我不管我家老头子到底有多坏,他终究是我的父亲。但是,就是那样的家庭,也是被你家给折腾没的。”
    “凯撒,你并不是想要报仇。”安然在这时候突然开口道,“你只是太过于空虚,你空虚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活,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生活下去,所以你选择了复仇这一条路。”
    凯撒骤然一震。
    徐静凝却是苦涩的看着凯撒,“你的家庭的确是因为我傅家给折腾完了的,但是那时候即便不是我傅家,也会是别家,就算文胜现在站在这里,他也一定不会后悔抱回了君皇。”
    “啊……那当然,因为你们就算是后悔,似乎……也是来不及了吧?”凯撒冷笑着,“你们傅家是什么人?你们既然能够将傅君皇给抱回来,那么自然也就能够做到让他忘记一切,不是吗?”
    徐静凝已经不打算继续说话了。
    现在的凯撒是不理智的,甚至他现在整个人都处于疯狂期,她如若要是有一句话是说错了的话,那么,到时候她们很有可能,都会出事。
    “我根本就不知道,何来忘记一说?”傅君皇突然开口问道。
    凯撒悠然的笑了起来,“啊……对了,对于当年的事情,你可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呢,既然你都不知道,那么你自然也就不会恨傅家了,不过没关系,当年的事情我都可以告诉你,所有的一切,我全部,都可以告诉你。傅君皇,你现在告诉我,你想要知道些什么?”
    凯撒的笑意很冷,他就犹如一条毒蛇,死死的盯着你,直到你放弃挣扎后,他便一击即中,给你致命一击。
    “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傅君皇冷漠道,“我只想要过好我日后的日子,其余的,和我无关。”
    “和你无关?”凯撒笑着,“啊……傅君皇,你还真是,足够冷漠。”
    傅君皇没有回应凯撒的话,但是他也没有反驳他的话。
    傅君皇知道自己极为冷漠,天生的就是如此,如若不是他的宝贝出现了,他会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这样了。
    不过好在,好在他不是。
    好在,他现在有了他的宝贝。
    “凯撒,你要是再不离开的话,可就真走不了了。”安然冷声道。
    凯撒幽幽的将视线落在安然身上,“看来,你真的是很关心我啊。”
    安然冷哼,根本就不打算去回应他的这个问题。
    “既然你这么关心我,那么你和我一块儿离开,怎么样?”凯撒继续问。
    “你是不是觉得,我脑子有病?”安然冷笑。
    “不,当然不,如若你要是脑子有病的话,那么我该怎么办?所以你没病,你一点儿病都没有,是我有病。”凯撒很是淡然的说出这句话来。
    当然是他有病了,如若不是因为他有病的话,他怎么会和这群傅家人墨迹到现在,他怎么会到现在都还不动手,直接杀了他们?
    所以,他有病。
    如若早在这群人来之前,他就将整个傅家都给杀了,其余的人他在慢慢的来,他们现在早就死了,哪里需要等到现在,让他如此被动?
    “所以,既然我也走不了了,我们大家就一块儿死吧,怎么样?”凯撒就好似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一样,“你看,既然我现在杀了你们,也会被外面的人给抓到,不杀你们,还是会被抓,那么,我们就一块儿死吧。”
    凯撒的声音很小,如同呢喃一般。
    “你要是想死的话,你自己死就好了。”安然冷声道,“我既然说了放你,那就会放你,我傅安然说的话,向来说到做到。”
    凯撒忍不住想要给安然鼓掌,“嗯,你傅安然说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只是其他几个,我还真是……不能相信呢。”
    “凯撒,我不管你现在想的是什么,或者是你现在在打什么算盘,但是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再不走的话,到时候我可保不了你。”安然的声音依旧很冷,但是凯撒听到这后,反倒是笑了起来。
    凯撒低低的笑着,看起来笑的很是欢快的样子。
    “傅安然,你还真是……”后面的话凯撒并没有说,但是安然却是从他的口型上,看了出来。
    对于他所说的话,安然并能不反驳。
    凯撒说,你还真是不管是做什么,都是为了他啊。
    这里面的他,自然是傅君皇了。
    安然当然是这样,她如若不是害怕日后老帅哥后悔的话,她早就一枪崩了凯撒了,哪里还轮得到他在这里如此猖狂?
    因为,不管怎么说,他和老帅哥终究都是血缘上的兄弟。
    而这么说来,老帅哥的亲人,便只有凯撒这一人了。
    如若到时候,凯撒死了,老帅哥他……
    安然不想多想,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放了凯撒,让他尽可能的,活下去。
    不过现在,外面被包围的跟个什么似的,现在想要离开这里,完全不可能了。
    “凯撒,我现在只问你,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安然面色依旧冷然,甚至是带着浓浓的冷声。
    显然,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凯撒自然是要走的,只是就这么给走了,他不管怎么说,都不甘心。
    他……不甘心啊。
    “当然走。”凯撒笑着,“只是,傅君皇,今天的这一切,就是你给我的答案,是吗?”
    傅君皇沉默,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傅君皇,你知道什么叫做血海深仇吗?”凯撒依旧是冷冷的问着。
    傅君皇依旧沉默。
    傅老爷子的视线一直都落在傅君皇身上,见他沉默后,方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徐静凝也是在等,等傅君皇的回话。
    而傅君皇依旧是一句话都没说。
    “很好,看来,你现在的情况,也并不是很好啊。”凯撒慵懒的笑着,手枪依旧在手中转动着,“既然如此,那么我便放心了。”
    既然傅君皇并不如表面上过的那么开心,或者是没有表面上反应的那么平静,他自然就开心了。
    因为,好歹,在这个世界上,痛苦着的,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既然要痛苦,那就一块儿痛苦着吧。
    而且,他都已经恨了这么多年了,他已经折腾了这么久了,他也是累了,而累了也就是习惯了。
    但是这些对傅君皇来说,却是刚刚开始。
    所以,他很期待,期待傅君皇日后将会在傅家过的怎么样。
    “凯撒!”安然警告意味十分浓厚的看着他。
    凯撒连连摆手,兀然,他就好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来一样,兀然道,“啊……对了,傅君皇,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想要杀我?”
    傅君皇没有开口。
    但是他现在的确是很想要杀了他。
    他即便是自己同血缘的兄弟,那又怎么样?
    他差点伤了他的家人,差点伤了他的珍宝。
    他说过,他会让这些人都付出代价。
    凯撒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他如若不给他一些教训的话,恐怕,凯撒这一辈子都不会记住的。
    所以,那就死了吧。
    死了最清净,也最安全。
    不管是对于他的宝贝来说,还是对于傅家来说。
    只有凯撒死了,才会是最安全的。
    他不能够让一个危险分子,时刻的威胁着自己家人的安全。
    “好了,这事情就这样吧,凯撒,你走吧。”最终,傅老爷子还是开口了。
    徐静凝有些惊愕的看着傅老爷子。
    傅君雅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傅老爷子,简直就是如同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他。
    这群人是不是都疯了?他们竟然要想着放那个疯子离开?他们知不知道,那个疯子是会杀人的?
    他们今天要是放他走了,等到他重新获得了自由,他会回来杀了他们的。
    等到了那个时候,谁来救他们?
    “爷爷!你是不是疯了!”傅君雅已经控制不住,大声的喊了出来。
    傅老爷子冷眼看着疯狂中的傅君雅,“你给我闭嘴!”
    傅君雅现在哪里还会闭嘴啊,她现在都快要急死了,“爷爷!你现在要是放了他,无疑就是放虎归山!他要是走了,到时候你知道我们会有多危险吗?他到时候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杀了我们的!”
    傅君雅的话音刚落,凯撒就忍不住给这姑娘鼓掌点赞,真不愧是傅家的人,他一开始的确是这么想的来着。
    “啊……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要是走不了的话,你们就不会死啊?”凯撒的视线直射在傅君雅身上,“还是说,你觉得你今天会活着离开这里?”
    凯撒的嗓音中浸着浓浓的嘲讽,更多的却是充满了杀意。
    傅君雅顿时一身的冷寒,她就犹如被一条毒蛇所盯上了一样。
    “凯撒,我已经说了,你现在可以走。”傅老爷子叹了口气,“我傅家是对不起你,但是我不认为我傅家有任何过错!”
    “当然,你们一直都是站在制高点上,你们会自以为是的认为,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凯撒冷冷的笑着,“但是傅君皇,他现在已经彻底的被你傅家给同化了,他应该是和我一边的,他应该和我里应外合,但是他现在却是想要杀了我。”
    “你做的本就不对。”傅君皇一字一顿的说着,“如果你对,我会认你。”
    安然握着傅君皇冰冷的手,视线却是落在凯撒的身上,眉头微拧。
    “认我?”凯撒孤冷的勾了勾唇角,“你觉得,我们现今在这样的情况下,适合说这些吗?”
    傅君皇不语。
    “啊对了,我突然想到,你说如果我要是离开了这里,傅君皇,你会面临什么?”
    傅君皇抿唇,视线冷漠。
    安然却是在这时候笑了起来,“凯撒,你是不是把所有人都当做是你?他就算是和你有关系,但是那不过是血缘上的,他这些年做的这些事情,别人都不是瞎子,谁是对的,谁是错的,人们眼里都有数。”
    “都有数?”凯撒笑了,“对了,是了,因为他们还需要你们,你们多厉害啊,有那么多的任务,他们都需要你们的人脉和能力,那些人怎么可能会舍得放弃你们呢?”
    “凯撒,你现在要是只是想要在这里废话的话,我劝你还是现在就走的好,否则等你想要离开的时候,就晚了。”安然冷然的看着他。
    凯撒笑了起来,“我就知道,安然你是担心我的。”
    傅君雅在这个时候原本是想要说什么的,可是终究她还是给忍住了。
    因为她怕,怕凯撒会杀了她。
    她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凯撒就是个神经病,他要是没病的话,也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来了。
    “但是,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们,我既然打算了这么做,就没有打算能够平安的出去吗?”凯撒的视线依旧落在安然身上。
    “就算是你想死,但是我们也不会陪你一块儿。”安然冷淡的勾了勾唇角。
    “没关系啊,只要我希望你们能够跟我一块儿死就好了。”
    “不会,只会有你一个人死。”唐爵在这时候冷漠的开口,“凯撒,我现在给你答案,我选择我身边的人。”
    傅老爷子等人的视线在同一时间都落在了傅君皇的身上。
    徐静凝更是惊诧不已,她以为,君皇在听到这样的事情后,或多或少应该对他傅家都是有怨恨的,可是没有,他什么都没有说,反而还在不断的维护傅家。
    甚至,在如此形势下,他可以直言说,自己选择了傅家。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傅君皇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如若他不是这样的人的话,或许他会在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就会脱离傅家。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依旧如初。
    他们傅家对不起他。
    “傅君皇,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凯撒冷声道。
    “当然。”傅君皇淡淡的说着,“你现在要走的话,我可以放你们走。”
    “为什么你们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是不会杀了你们的呢?你们现在的命可是在我的手上。”
    “你要是想要杀我们的话,你早就动手了,不是吗?”安然在这时候开口道。
    “安然,我早就说过了,你和我是绝配。”凯撒笑的悠然,就好似现在的情况完全都不在他的眼下一样。
    “你要是想要死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安然的眸子在瞬间转冷。
    “你看看,我这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就已经想要杀我了。”凯撒似乎是对现在的感觉很是满意,“你们刚才说了那么多的话,我到现在都没有杀你们,你们说,我是不是很大度?”
    安然的眸光愈发的冷了下来,“所以你现在,告诉我真实的想法。”
    “真实的想法?”凯撒挑眉,“我还真是不知道你这是在说什么。”
    “凯撒,你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你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你说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安然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现在我们的主次是不是有点颠倒了?”凯撒从新坐回到了沙发上,双腿交叠,“你们现在不是应该老老实实的吗?”
    “看来,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是打算什么都不说,是吗?”
    “你觉得我还会说什么?我现在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不,你还有。”安然的视线紧紧的落在他的身上,“如果你真的是想要来杀我们的话,你就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了,凯撒,你还没有这么蠢。”
    凯撒笑了出来,笑的可是异常的开心。
    “傅安然,你很好,你真的是很好。”
    傅君皇立马上前,将安然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眸光冷然的落在凯撒的身上。
    “就算是好那也是我的。”
    “我就是不明白了,傅安然,你怎么就会喜欢上他呢。”凯撒幽幽的开口,“那个时候的你多厉害啊,那么厉害的你,几乎所有的人都匍匐在你的面前你都不屑一顾,可是为什么,你就会喜欢他呢?”
    徐静凝等人很是不明白,不明白他这是在说什么,可是安然和傅君皇却是都明白的。
    凯撒在说安然还是秦岚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的秦岚的确是谁都看不上。
    如若那时候的傅君皇出现在她的面前的话,或许她也不会多看他一眼的。
    那时候的秦岚没有这个时间去谈情说爱,她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壮大秦氏去了。
    可是后来,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人给设计了。
    还是被一个小屁孩儿给设计了的。
    以前,她一直以为,设计自己的人是阎子烨,那时候她也没什么感觉。
    因为不管怎么样,阎子烨也都是为了秦氏,不管他做了什么,秦氏要是落在了他的手里,终究是不会走向落寞的。
    可是后来,她却是知道了,折腾这一切的人并不是阎子烨,阎子烨不过是被人给玩儿了而已。
    这一切的幕后主使竟然是凯撒。
    那时候的凯撒才多大啊?他就已经有那样子的心眼了。
    真的是不得不说,凯撒为了报仇,用尽了心机啊。
    “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安然的眉头微拧。
    “那么是不是,如若那时候你先遇到的是我,你会喜欢上我?”凯撒兀然开口问道。
    “你觉得呢?”安然冷冷的勾着唇角。
    不可能。
    凯撒知道,不可能。
    他们太相似了。
    他们都是可以为了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如若那时候的他遇到了小时候的傅安然,就算是他捡回去了她,他也不会好好的待她如珍宝。
    他知道,在这一点上,他比不上傅君皇。
    傅君皇却是能够为了傅安然用尽心机,他能够为了她做任何事情。
    但是他凯撒不行,他知道自己最爱的是谁。
    用大多数的女人的话来说就是,他谁都不爱,除了他自己。
    安然看着他渐渐冷下去的表情,冷然的勾了勾唇角,“凯撒,你今天不过是想要把你所有压抑的事情都说出来,是吗?”
    “你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
    “但是我们是一类人,不是吗?”都是那种自己不爽了,别人也都别想爽的人。
    凯撒这一次没有说话,只是视线紧紧的落在安然的身上。
    “所以我们可以当做这一次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安然继续说着。
    “你这是在说笑吗?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么现在外面的那些人怎么办?你说,我现在要是对着你们任何一个人开一枪的话,外面的那些人会不会以为,我对你们做了什么?”
    “不会的,到时候我可以和他们说。”安然继续说着。
    “但是你觉得你能够有什么用?傅安然,你什么军衔都没有的,不是吗?”
    “她是没有,但是我有。”傅老爷子在这时候开口道,“等到时候,我可以担保你们出去,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
    凯撒诧异了,“你们要是这么做了的话,这对你傅家到底有什么好处?”凯撒不明白了,手里的枪依旧转动着。
    “或许,他们只是想要让他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有血缘的亲人吧。”安然在这时候笑了出来。
    安然并没有松开傅君皇的手,她紧了紧他,继续说着,“我们都知道他看重的是什么。凯撒,我们不是不敢动你,我还是那句话,就算是外面的那群人不敢动你,但是这并不代表,我的人不敢动你。”
    “我当然知道,你有那么多的身份,你手下的人到底有多少,恐怕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你说,你现在是主动离开的好,还是……”后面的话安然并没有说出来,但是她知道,凯撒应该是明白她要说的意思的。
    场面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僵了下来。
    没有人开口,没有人说话了。
    安然是在等。
    等凯撒妥协。
    可是没有人知道现在的凯撒到底是在想什么。
    而此时的屋子里是安静到不行,可是屋外的人可是焦急到不行。
    这事情不管是在怎么不允许被人报道出去,可是终究还是有媒体人员给混了进来。
    记者们是进不来,但是他们拿着照相机可是在不断的拍摄着。
    这可是忙坏了周围的警察们,他们接到上级命令,不能让这些人将这事情给报道出去,可是如此的形式下,他们怎么可能拦得住?
    记者们的问题也是一个接一个,更是有人提出了,在如此严密的保护下,怎么还会有人能够进入老军长的家里去绑架。
    这些问题哪里是他们能够回答的出来的?
    他们一问三不知,总之就是两个字:拦住!
    不管他们用了什么样的办法,人就是进不去。
    此时的傅文胜更是着急到不行,只是他的面色平静,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焦虑的神色来。
    “我们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准备进行突击。”章海在安排好了一切后,走到傅文胜的身边,快速的说着。
    傅文胜放下手上的望眼镜,面色冷沉,“等。”
    章海一愣,怎么到了现在还是等?
    难道他就不担心里面出点什么事情吗?
    刚才那里面可是传出了枪声来了啊。
    看着章海吃惊的模样,傅文胜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自己似乎是一直都在计划着什么。
    刚才他的确是过于焦急了。
    现在里面还有老爷子和君皇那两个孩子呢,他相信,只要有他们在的话,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事情的。
    如若到时候要是出什么事情了的话……
    傅文胜紧紧的握着拳头。
    “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情的,那两人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的。”于铮在一边插了一句话,看到傅文胜这样,他自己也不好受。
    傅文胜嗯了一声,“我知道,他们一直都很让我放心,所以我一直都很放心他们。”
    于铮叹息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要是能有这样的儿子和儿媳妇,我自己睡着都能够笑醒。”
    傅文胜却是没有接话了,他现在没有心情和他说这些。
    而在不远处,还隐蔽在暗处的秃鹰等人的视线紧紧的盯着那客厅的方向。
    “你们说,我们要是现在突破进去的话,我们能够成功的几率有多大?”秃鹰低声问猎豹。
    “现在还不是我们出动的时候。”猎豹直接打断了他。
    “为什么?怎么会不是呢?我看他们现在应该是没有什么……”
    “难道你刚才没有看到副队给的指示吗?”猎豹继续道。
    秃鹰有些愣,“刚才,副队有给什么指示吗?我可是一直都看着他们呢,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呢。”
    猎豹现在也是懒得和他继续说下去,但是还是把自己所猜到的意思和秃鹰说了。
    “副队的意思是让我们拖着大部队,暂时先不让我们进去。”
    “拖着大部队?”秃鹰一愣,“这副队和教官是想要单挑了他们?”
    猎豹已经给秃鹰跪下了,“你今天的脑子一定是没有带过来。你看好了,我现在去和头儿说说。”
    音落,猎豹呲溜一声就爬走了。
    秃鹰却是还在不断的回忆,刚才的安然到底是做了什么手势。
    如若真的是做了什么的话,他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呢?
    没有道理啊。
    到现在秃鹰都还在想,不过他实在是回忆不起来了,他现在也就只能按照猎豹所说的做了。
    猎豹将这个消息送过去的时候,傅文胜似乎是并不怎么惊讶,就好似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安然他们会怎么做一样。
    “知道了,那边有什么消息后,你最好能够在第一时间里告诉我。”傅文胜对猎豹说。
    猎豹领命后,又给跑了。
    他现在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放心那个秃驴。
    要是到时候那边有什么事情他没有看到的话,那可就威胁到了教官和副队的安危的事情的啊!
    ……
    “我们现在要怎么做?还是继续等吗?”冷昊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冷了,显然,他现在已经快要等不下去了。
    “让你等你就等,你怎么那么多的事儿?”蓝若溪冷冷的看着冷昊。
    可是现在冷昊哪里等的下去?
    “那里面的人可是凯撒!要是到时候……”
    “你别给我想这些有的没的,你要知道我们的主子是什么人!她既然还没有给我们任何提示,那么我们现在就只能继续等下去,要不然到时候我们破坏了她的计划怎么办!”
    冷昊沉默了,不语。
    “放心吧,不会出任何事情的,那可是我们的君主。”蓝若溪也不知道是在安抚冷昊,还是在安抚自己,“冷夜那边的情况有都准备完了,那边要是有什么动作的话,一定会通知我们的。”
    “如果那边的人和你一样,也是的等我们的情况呢?”冷昊很不安。
    “不会。”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
    “因为里面的人可都是一家的傅家人,他们在里面的眼线可是比我们的多。”蓝若溪如是说着,“所以放心,如若到时候君主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给她……”
    “你给我闭嘴!在这种时候,你最好是什么话都不要说!”冷昊冷冷的打断了她。
    蓝若溪苦涩的笑了笑,“是啊,现在最好是什么都不要说,因为,我们都知道,君主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
    “当然不会有,不要忘记了,那可是我们的君主啊!”冷昊冷静的说着。
    “不过现在秦门那边的动作怎么样了?”蓝若溪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秦门?”冷昊冷笑出声,“放心吧,他们那边肯定比我们着急,要是有动作的话,他们的动静硬顶会很大。”
    阎子烨这边依旧是没有什么举动,他和其他人都一样,等。
    他清楚的知道,秦爷的想法。
    他甚至知道,傅安然是想要放了凯撒的。
    所以他现在在这里的作用并不是去救他的秦爷,而是在这里等,等凯撒他们的出来。
    只要他出来了,他就能够安排自己的人带着他们尽快的离开这里。
    但是如若凯撒不知好歹的话,他到时候可以用自己的办法将他们都带走。
    可是这已经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那里面依旧是没有什么动静,阎子烨终究是等不下去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拿出手机,拨打出了一个烂熟于心的手机号。
    虽然,他从未拨打过这个号码。
    但他终究还是……拨打了过去。
    ……
    当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安然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的时候,也是有些愣住了。
    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
    安然不顾周围人们惊诧的目光,而是直接接起了电话来,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手机就已经被凯撒的人直接给拿走了。
    凯撒含笑的看着溪小沫,继而看了看自己眼前的手机,什么都没有说后,直接接起电话来。
    “你是要找傅安然吗?”
    对于电话那头接电话的人不是安然这事儿,阎子烨似乎是并不怎么诧异,他也是直接道:
    “不,我找你。”
    凯撒诧异了,“你是谁?”
    “阎子烨。”阎子烨冷声道。
    凯撒这下子更是诧异不已了,“阎子烨?哈哈哈,你找我想要做什么?是想要威胁我还是恐吓我?你是想要对我说什么吗?啊啊啊,现在傅安然可就是在我的手上呢,只要我一声令下,她可能就……死啦。”
    凯撒在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似乎是很开心的样子,安然却是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她就想不明白,这个凯撒怎么就那么确定,她现在不会给他一枪?
    让他直接死了散伙儿?
    “你要是敢动她的话,也就不会拖到现在了。”阎子烨没有任何感情的说着。
    “哦?别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凯撒笑着,“不过我说,你要找我的话,到时是想要做什么?”
    “你什么时候出来?”阎子烨的眉头紧拧,“现在外面的很多,你要是想要继续活着离开这里的话,你最好现在就给我出来。”阎子烨冷冷的说着。
    “为什么你们所有的人都以为,我真的不是想要带着傅家的这一群人一块儿死的呢?”凯撒很是疑惑,“我明明是想要让这些人在全国人的眼前死掉的。”那声音中可是带着满满的疑惑。
    凯撒是疯了,真真正正的疯了。
    “不过阎子烨,你为什么要帮我?”凯撒在说这话的时候,视线可是在安然的身上扫过,“你不是喜欢傅安然的吗?你帮我怎么样?我到时候有的是办法,让傅安然和你在一起,还能让她忘记所有关于傅家的事情,怎么样?”
    傅君皇的眸光顿时一寒。
    此时他是真的是想要杀了凯撒了。
    这可真的不是闹着玩儿的。
    安然拉住了唐爵的手,“老帅哥!”
    傅君皇自然是知道安然在担心什么,可是如若凯撒真的是打算将主意打在他的宝贝身上的话,他一定会,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凯撒看着傅君皇如此,幽幽的就笑了起来,“怎么样,阎子烨,你现在有没有要和我合作的意向?”
    “你出不出来?”阎子烨冷然的问着。
    凯撒这下子是诧异了,“你这真的是一点儿都不觉得我的这个意见很好的吗?难道你就不好好的考虑一下?我可以给你时间。”
    “你给我时间?凯撒,你现在自己都没有什么时间了,你凭什么给我时间?”
    “你要是想要和我合作的话,你一定会帮我争取的,不是吗?”凯撒笑着,“我知道的,你放不开她的。”
    阎子烨沉默了。
    凯撒在等,等阎子烨妥协。
    也就在凯撒以为阎子烨会和他合作的时候,阎子烨却是开口道:“凯撒,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帮你?”
    凯撒愣了。
    “如若不是我想到了她想要做什么的话,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帮你?”
    凯撒笑了,“看来,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喜欢她啊。”
    “如若那时候不是因为你的话……”阎子烨的眸光倏然转冷,“如若不是因为她,你现在就已经死了。”
    “那么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呢?”凯撒没有想到阎子烨竟然会知道这事情,他原本还以为,自己做的滴水不漏呢。
    不过也对,傅安然都查到了的事情,他阎子烨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你现在出来,我让我的人接应你们。”阎子烨似乎是没有什么想要继续和他说下去的意思了。
    “难道你就真的是不想和我合作吗?”凯撒不死心,“你就不觉得,我的这个提议很好的吗?既然你到现在都还那么的喜欢她,你说现在你们在一起了,多好啊……只要你杀了傅君皇,你们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安然的眸光在倏然间转冷。
    她现在算是明白方才的时候傅君皇的心情了。
    可是凯撒却是没有丝毫的胆怯,他就那么含笑的看着傅安然,就好似他说的什么事情都和自己的安危没有一丝关系一样。
    “你要是想死的话,你可以继续说。”阎子烨可是不保证,傅安然在听到这些话后,她不会动怒。
    “看来,你很了解她吗。”
    阎子烨没有回话了。
    “不过我说,你难道就不想和她好好的说说话吗?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的。”凯撒就好似突然想到这事儿一样,“怎么样?你有没有觉得我的这个提议特别的好?我看啊……”
    “你要是不想出来,想要死在里面的话,你就直接挂电话吧。”阎子烨现在可是没有什么心情和他继续在这里扯淡。
    阎子烨是喜欢现在的傅安然,他这一生也就只会喜欢这么一个人了。
    可是他喜欢她,也不会再做任何会伤害她的事情了。
    他已经……知道自己之前的做法到底有多伤人了。
    他现在只要看着她,看着她过的好,过的幸福就好了。
    其余的事情,他已经不想多想,不想去争了。
    他只要在暗中好好的保护着她,让她余生都能够安安稳稳的就好。
    凯撒这一次是真的诧异了,他差不多是明白了阎子烨的想法了。
    阎子烨这是打算彻底的放弃了傅安然啊。
    可是他执着了那么多年了,他怎么能够说放弃就放弃呢?
    “傅安然,你真的是养了一个很好的人啊。”凯撒并没有挂掉电话,而是如此说道。
    安然并没有理会他,只是那一双眸子足可以杀人。
    “自然是很好的人。”安然低低的说着。
    傅君皇是知道安然和阎子烨之间的那些事情的,对于阎子烨,他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
    因为他想,如若那些事情是发生在他的身上的话,他做的事情可能会比阎子烨还有过。
    阎子烨不过就是过于疯狂了而已,其余的,他都还算正常。
    但是如若是他……傅君皇想了想,如若是他的话,他一定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来的。
    “看来,傅君皇知道了一切啊。”凯撒表示有些遗憾,“我原本还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呢。可是现在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好玩儿了,他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你说我还能继续玩儿什么?”
    “你要是没有什么可以继续玩儿的了,那么你现在就直接走人。”安然现在是一点想要和他继续说下去的**都没有了,“如果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让你立马去见阎王。”
    “你是在告诉我说,有狙击手已经瞄准我了吗?”凯撒似乎是并不怎么害怕,他就好似真的是做好了去死的准备,“傅安然,在你还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你就没有觉得累的时候吗?”
    安然鲜少的沉默了下来。
    “我觉得特别累,有的时候觉得,要是能够停下来的话,多休息休息也挺好的。”
    “你想要是说什么?”安然淡淡的问。
    “我这不是已经在和你说我想要说的话了吗?”凯撒的手里的枪并没有停止转动,“我一直都在想,想啊想啊想的,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不让自己无聊。”
    安然在等,等凯撒怎么说。
    “然后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真是无聊透顶了。”凯撒笑了笑,神色间带着些许的厌烦。
    看来他是真的很是讨厌这种感觉。
    安然就好似在一瞬间就明白过来,他的那种感觉了。
    在她还是秦岚的时候,她也有过这种感觉。
    如若不是因为她厌烦了的话,她怎么可能会任由阎子烨架空自己呢?如若不是因为她觉得无趣的话,她怎么可能会明知道飞机上有问题,还会上飞机呢?
    她不过是觉得无趣了,厌烦了,想要解脱而已。
    “所以呢?”安然看着凯撒,“所以你现在觉得无聊透顶了,所以你找到这里来了,你觉得在这里,你就可以结束一切,是吗?”
    凯撒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安然笑。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呢?指不定你的这一次的解脱了,你的下一个不幸就开始了呢?”
    “你这是在说你自己吗?”凯撒盯着安然,“但是我看你现在过的不是挺好的吗?”
    “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活法,如若当初我没有遇到老帅哥的话,我到底会怎么样,我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你看,就算是我放弃了自己,我也不知道往后的自己会怎么样,所以,我为什么要为自己未知的事情而担心呢?我要的只是现在,我只是需要我现在开心,我让我自己真正的体会一次解脱的感觉是什么,不行吗?”
    “如果你要是非要这么想的话,那么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安然叹息,“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
    “不,你的情况和我是一样的。阎子烨也是和我一样的,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嫩更做到放手,但是我做不到。”
    “因为你自己的执念太深。”安然淡淡的说着,“你自己给自己上了一把枷锁,正是因为你觉得这个世界太无聊了,你给自己找了事情来做,只是那事情对于你来说太过于沉重了,也太过于没有什么意思了。”
    “不,不是这样的。”凯撒摇头,“我说了的,傅安然,你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你并不了解我,你太过于自以为是了!”
    “难道不是吗?就算是你真的出报仇了,你杀了傅家所有的人,你又能怎么样呢?你能解脱了还是能够让你开心?你开心了,高兴了,可是那不过也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那么之后呢?凯撒,你告诉我,之后的你,还能做什么?”
    凯撒没有任何言语。
    是啊,他报仇了之后呢,他还能够做别的什么事情吗?
    不,他想来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继续如此的尽力了。
    等他真的是什么亲人都没有了,他没有了自己能做的事情后,他还能怎么……?
    “你这是在说你自己的经历吗?”凯撒当然是知道秦岚的所有的事情的,对于秦岚的事情他也是了如指掌。
    “如果你要是想要这么想的话,那就这么认为吧。”
    徐静凝等人很是奇怪,他们有些听不明白,这安然到底是在说什么了。
    怎么还经历了?安然自小就是在他傅家长大的,虽然她身上是有各种的秘密,但是傅家可是没有让她吃过一点的苦,怎么还……怎么还成了自己的经历了?
    “凯撒,仇恨并不能支撑你一辈子。”
    “傅安然,你这是在给我洗脑呢。”凯撒的神情突然就变了,“但是不得不说,你洗脑洗的还真是不错。”
    安然并没有继续说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有仇恨支撑着我的话,我现在也不会走到这个高度。”凯撒笑着,“有得有失,这种事情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傅安然,你说我现在要是拉着你和我一块儿死的话,你会怎么样?”
    安然还没有说什么话呢,傅君皇就已经开始冷气外放了。
    安然无奈,她只能紧紧的抓着傅君皇的手,不让他乱动。
    “不怎么样,因为我不会和你一起死的。”安然冷淡的说着。
    “但是我拿放了他们做交换条件呢?”凯撒指了指傅君雅等人。
    傅君雅一下子就屏住了呼吸,她似乎是在焦急的等安然的回答一样。
    安然却是在这时候笑了起来,“如果我说我拒绝呢?”
    傅君雅却是在这个时候大声的喊了出来,“傅安然!我就知道你是个自私的女人!你——你不想想,傅家培养了你多久!你怎么就可以这么忘恩负义?!”
    傅君雅大声的喊叫过后,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傅君雅却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的看着众人,“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傅安然明明就是不想救我们,她——”
    “你给我闭嘴!”傅老爷子忍不了了,“谁让你开口说话了!”
    “我就不知道我到底有哪里不对了,傅家养育了她这么多年,如若当年不是因为傅哥哥捡了她的话,她现在指不定早就死了,是我傅家给了她第二次性命!现在不过是让她还命而已,有什么不对!可是她现在却不同意!她竟然不同意!”
    傅君雅现在已经几近疯狂了。
    安然也是在这时候勾了勾唇角,“傅君雅,看来刚才而那一枪并没有让你学会听话啊。”
    傅君雅看着安然,“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和这个凯撒是一伙儿的,你现在不过是想要让我们,想要让我们——”
    “你说我要是在这里杀了你的话,谁会知道是我做的?”安然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起来。
    凯撒似乎是想要看傅安然这是想要怎么做了,也没有要插手的意思了。
    “你,你……我告诉你,傅安然,他们可都是看着的呢,你要是杀了我,到时候你自己也别想好过!”
    安然笑了,“但是你不要忘记了,我和凯撒可是一伙儿的啊,只要我到时候把你们所有的人都杀了,你说还有谁会以为,是我杀了你的?啊对了,等到了那个时候,我只要把这一切都推凯撒不就可以了吗?”
    凯撒也是在这时候插了一句,“对啊,要是你到时候不舍得杀她的话,我可以帮你的。”
    安然冷淡的看了凯撒一眼,显然是让他闭嘴的意思。
    傅君雅本来就恐惧着安然,现在听到安然这么说,又听到凯撒如此说,她更是害怕到不行。
    她只能大声的尖叫,“爷爷!你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要维护着她?傅安然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刚刚可是说了,她说了要把我们所有的人给杀了,她要杀了我们所有的人啊!”
    砰——
    傅君雅整个人都愣住了。
    因为就在她的面前,一把匕首正插在她的面前!
    那烦着冷光的匕首就那么冰冷冷的插在那里。
    傅君皇冷寒的看着已经吓傻了的傅君雅。
    “你要是再说一句话,我会让你这一辈子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听着傅君皇冰冷的言语,傅君雅现在是真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在傅君皇的心里,傅安然才是他的宝贝,除了傅安然以外,他没有真正在乎的事物。
    如若她要是不知道傅君皇不是她傅家的人的话,或许她现在还会继续大喊大叫,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傅君皇和她傅家可是有杀父之仇的,要是到时候傅君皇突然就疯了的话,他们就是要跑也来不及啊。
    傅君雅不断的往傅君毅的身后靠去,可是现在的傅君毅可是神烦傅君雅,他就是想不明白,他们傅家怎么就出了个傅君雅这么没脑子的人。
    安然见他老实了,继而转过身去,看着一脸趣味的凯撒。
    “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想要走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要是我现在不想走,我是真的想要让你陪着我一块儿去呢?”凯撒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
    “那么你还是自己一个人死吧。”傅君皇冷漠的说着这话,“你要是想要动她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要是害怕的话,我现在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凯撒啧啧摇头,“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啊,即便是我们是双胞胎,可是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但是你说,为什么傅安然就能够这么了解我呢?你想要知道为什么吗?我知道你一定特别的想要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因为啊,因为我和傅安然是同一类人。”
    “不是。”傅君皇直接否决。
    “不管你怎么说吧,反正她和我是一类人,当初就连她死都是和我的想法一样的呢。”
    傅君皇的拳头猛地收紧。
    “凯撒,你要是继续想要用言语来刺激他的话,那么你就别想离开这里了。”安然冷声说。
    “真是没有意思。”凯撒表示很是遗憾,“我原本还想要继续玩儿玩儿来着,不过我觉得傅安然你刚才说的话挺好的。”
    在场的人除了傅君皇以外,是真的没有人明白,安然和凯撒两人到底是在说什么了。
    什么安然死的时候和他是一样的想法?
    安然死过吗?那么大的事儿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安然自然是明白凯撒说的是什么意思的,“那么你现在有没有改变你的想法?”
    凯撒点头,“我觉得我或许是找到了一件更好玩儿的事情了。”
    “不报仇了?”安然继续问。
    凯撒笑的有些嘲讽,“报仇?我就连那个老头子到底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我为了他拼了那么多年了,也都差不多了。那时候的自己小啊,就和你说的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一味的相信那些和我说这些事情的人,可是……这些年来我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调查,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比谁都清楚。”
    说到这里的时候,凯撒的眸光已经变得冰冷了起来。
    “那么你今天做的这些事情,你这是在告诉我,你就是太闲了吗?”安然的面色一下子就变冷了下来。
    凯撒笑了笑,没有回答。
    “不过我觉得,或许这个世界上还有别的什么事情能够让我感兴趣也不一定。”凯撒的视线在安然的身上一扫而过。
    安然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既然你现在不想死了,那么你就滚吧。”傅君皇冷漠的看着凯撒。
    “真是一点儿都不适应啊。”凯撒啧啧不已,“放心,我以后要是无聊了的话,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最后你那一句话,凯撒是对着安然说的。
    “你不用来了,你直接滚出我国!”傅君皇继续冷冷的说着。
    凯撒啧啧不已,“傅君皇,你现在这样,不就是害怕我做点什么事情吗?不过你放心,我既然说没事儿了,那就是没事儿了。”
    “你……”
    “啊对了,你说要是那些人都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的话,你还会继续在那个位置上坐着吗?即便是你他们做了那么多,即便是你劳苦功高,但是……他们是什么样的态度,处事的原则是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安然在这时候啧啧不已,“你这是在对你血缘上的弟弟表示关心吗?”
    凯撒摇头,“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让他跟着我一块儿离开而已。”
    “你觉得有可能吗?”
    凯撒摇头,“我觉得的确是没有什么可能。”
    “那么你还在这里继续废话什么?”安然想不明白了。
    “但是如果我要是把你绑走了的话,我想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里冲过来的。”凯撒笑。
    “你可以试试!”傅君皇这一次真的是处于爆发的边缘了。
    凯撒啧啧不已,“不过你要是想要我一下子就放开仇恨的话,那也并不可能,你说是不是?”
    “你不是说你早就查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吗?既然你说你调查清楚了,那么你就应该知道,当年的事情是有问题的,不是吗?”
    凯撒这一次是有些诧异了。
    “看来你是什么都知道啊。”凯撒这是有些意外了,“不过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么我想我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是我那二十几年的恨可都是放在的傅家身上呢。”
    “但是你就这样让傅家冤枉了二十几年,你不觉得你应该做的什么吗?”安然也是如此说着。
    傅老爷子有些意外的看着安然了。
    这……这说的是什么意思?怎么成冤枉了?
    当年关于路易斯家的事情,的确是傅文胜做的。
    哪里会有什么冤枉和误会?
    凯撒的目光突然变得深邃了起来。
    “你果然是什么都知道的。”凯撒有些意味深长的说着。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安然摇头,“这些不过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我到底知道了一些什么,对于你来说,也是无关紧要的,不是吗?”
    “那么是不是说,你知道了的话,傅君皇也都知道了这一切?他只是因为知道了这些事情,所以才……”
    凯撒的话还没有说完,傅安然就直接打断了他,“凯撒,有些事情明白就好了,没有必要全部都说出来。”
    凯撒笑了,“你这是在害怕我说出什么来吗?”
    安然这一次是没有说话了,可是他的神色间可是带着些许淡淡的冷意,虽然这冷意很是不明显,一般没有什么人能够察觉出来。
    可是凯撒却是摆摆手,“算了算了,既然看在你这么护着他们的份儿上,我可以放过他们。”
    “这一次可是你的主次错了,应该是我们放了你,而不是你放了我们。”傅安然冷声说着。
    凯撒却是笑了起来,“怎么会呢?别忘了,现在可是你们都在我的手里呢,可不是我在你们的手里。”
    “但是如果没有我的话的话,你没法从这里离开。”安然同样说着。
    “你……”
    “还有,我似乎是忘记和你说了,要是你不听话的话,我可以立马让他们进来,当然,如果他们要是进来了的话,你是想要怎么离开,这就不是你说了算的了。”
    凯撒自然是明白安然这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看来,我现在是必须要立马离开了啊。”凯撒啧啧不已。
    安然但笑不语。
    傅君皇却是在这时候开口了,“你要是要离开的话,那么以后就说不要出现在我眼前了。”
    “怎么?你是嫌弃我呢,还是不喜欢我?”凯撒有些惊讶,“不过没关系的,就算是你不喜欢我,我也会常过来看看你的,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兄弟,不是吗?啊对了,你的女人我可是相当的喜欢呢。”
    安然在第一时间里紧紧的抱住了傅君皇,继而对着凯撒说着,“你要是不想死的话,你现在立马就给我滚!”
    傅君雅在这个时候真的是很想说话,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她只是害怕,害怕付傅安然他们要是把这个凯撒放走了的话,那么日后这个疯子要是回来了的话,那么他们该怎么办?
    既然傅安然的人那么多,她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这个凯撒,还有打算放他走?
    “你要是敢开口说一句话的话,你是死是活,都和我们无关了。”傅君毅在这时候在傅君雅的耳边低声说着。
    傅君雅顿时震惊的看着傅君毅。
    她早就知道,傅君毅和他不喜欢自己,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傅君毅竟然可以,竟然可以在这时候如此威胁她!
    傅君毅在说完这话后,就没有打算搭理她了,继而将实现给转移开了。
    这个傅君雅也真的是没脑子到一定境界了。
    如果他要是不提醒她一下的话,万一她一会儿要是做了什么白痴的事情来,就真的是……
    傅君雅回过神来的时候,发
    现凯撒等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她震惊不已,人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呢?
    她呆呆的看着方才凯撒坐着的地方,可是没有人。
    真的是消失不见了。
    “人……呢?”傅君雅愣愣的说着,“傅安然,你真的是把人给放走了?”
    “傅君雅!你自己有点脑子行不行?”傅君毅立马说道,“我早就和你说了,不要开口!你难道是白痴吗?”
    傅君雅一愣,随后就冷笑了起来,“我会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说出去的,你们这就是放虎归山,你们——”
    傅君雅后面的所有的话都收住了。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有一把枪直直的抵在她的眉心间。
    而枪的那端是安然的手。
    ……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怎么他们自己打起来了啊?”秃鹰震惊了。
    “这事儿你最好是挡挡,别让别的什么人看到了。”否则的话,到时候这事儿真的是会特别不好解决的。
    秃鹰听了猎豹的话,也是在第一时间让自己的人将重要的视线都给挡住了。
    不过他们也是没有看到凯撒的身影,也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只是处于本能的,他们要好好的去维护自己的副队。
    ……
    “君主动手了!”得到消息的冷昊在第一时间里就要冲出去。
    不过好歹还是被蓝若溪给拉住了。
    “你给我差不多就可以了啊!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情况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君主这显然就是想要吓唬吓唬那个女人而已,君主要是想要动手的话,她会指着她不开枪吗?”
    冷昊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将凯撒给护送着离开,我们不能让凯撒有事儿。”蓝若溪的眸子里面带着些许的不甘。
    “不能杀了他?”冷昊有些诧异。
    “你觉得呢?”
    冷昊叹息,“要是可以杀了他的话,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里,直接杀了他。”
    “要是真的可以杀了他的话,你觉得傅君皇那边还会给我们这个机会吗?他早就这么做了。”
    冷昊点点头,“也对,要是可以杀的话,也就不用等到现在都还不动手了。那么我们现在还……”
    “现在这里不是我们可以继续待下去的地方,走。”
    ……
    阎子烨的人在第一时间里接到了凯撒,双方都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离开了。
    而至于那些个看起来是什么都没有看到的特种兵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那就得要问他们自己了。
    此时傅宅内。
    傅君雅有些胆寒的看着眼前的枪,“你,傅安然,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你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我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在做什么。”安然的声音淡淡的,“但是傅君雅,你怎么总是这么没有脑子,你知不知道你自己今天所做的事情,很有可能就会让整个傅家跟着你一块儿完蛋?”
    “你在胡说八道!现在不也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让我害怕吗?我告诉你,我不会怕你的!现在一会儿等所有的人都进来了,我会告诉他们,是你放走的那个人,你和他就是一伙儿的!”
    “你要是敢多说一个字的话,我就杀了你!”傅君皇一字一顿的说着!
    傅君雅顿时就是一愣,随后她就笑了起来,“你看,不是傅家的人就是不一样!爷爷,你刚才听到了没有?傅君皇说他要杀了我!他竟然在你的面前说,他要杀了我!”
    “我看啊,杀了的确是挺好的。”安然不等老爷子说话,就直接说道,“要是留着她的话,傅家指不定就要完了。”
    “傅安然!你怎胡说八道什么?!”
    “我在胡说八道吗?我到底说的对不对,在场的人都明白,我到底是在说什么。”安然冷漠的看着傅君雅,“你说要是今天的事情外漏了的话,傅家将会面临什么?就不说傅家会怎么样,就说你爸妈会怎么样都不一定。”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我也不管你到底是信还是不信,没关系,只要你死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你要是杀了我的话,我爸妈是不会放过你的——!”
    “不,他们好感谢我的,因为我杀掉了一个很有可能会让他们失去一切的人。”安然冷冷的说着。
    “你说在说我,说我会让我家失去一切?你简直就是在放屁!”
    傅老爷子的眉头一拧,看来,他似乎是相当的不喜欢傅君雅啊。
    “你要知道现在我和老帅哥的军衔,你要知道现在你老爸和傅家在军政上的地位,你更要知道,在整个帝都,有多少人想要扳倒傅家,如若你要是没有脑子的把这些事情都说出去了的话,你觉得等到了那个时候,那些人会不会逮着这个点呢?”
    “你和傅君皇根本就不是我傅家的人!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儿!”
    傅老爷子无奈的摇头,真的是不知道老三是怎么教育的这个孩子。
    “傅君雅,我说你没有脑子你还不信。”安然嘲讽的笑着,“那么现在可该怎么办呢,你要是就这儿出去的话,可是不管是对谁来说,都是危险的啊。”
    “爷爷!你难道就不能为我说几句话吗?”傅君雅知道自己是说不过安然,不禁是有些急了。
    安然继续笑着,“你还真是够没有脑子的。”
    徐静凝等人也都被松绑了,她动了动手腕,走了过来。
    “安然,这事儿我来说,到时候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你放心。”徐静凝的面色看起来也是并不怎么好。
    安然本来是打算继续恐吓恐吓傅君雅的,不过现在看来是没有什么用了。
    安然点头,“好。”
    对于徐静凝的要求,安然一向都是同意的。
    徐静凝带着傅君雅上楼去了,原本傅君雅是不想跟着徐静凝走的,因为比起傅安然来,她更加的害怕这个徐静凝,可是这事儿,还真是没有什么人知道。
    “我们现在是直接出去吗?”傅君毅在这时候问傅君皇。
    傅君皇沉默,没有说话。
    傅君毅顿了顿,继而道,“哥,你永远都是我哥。”
    傅君皇一愣,“我不是你哥是你谁?”
    听到这话后,傅君毅心底的不安也是在瞬间消失不见了。
    他以为,这事儿过后,他们之间会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一些隔阂的。
    不过现在看来,是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这样就好,他挺喜欢现在家里的感觉的。
    “那么,你们两个人的婚礼……”
    “当然是如期举行了,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安然笑着,“放心吧,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
    可是傅老爷子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乐观。
    傅君皇看到傅老爷子如此,抿唇,最终他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关于我身世的事情,我在知道情况后,我就上报了。”傅君皇看着傅老爷子,一字一顿的说着。
    安然也没有想到傅君皇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你……”傅老爷子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所以,现在你们什么都不用担心,他们都知道的。”傅君皇一板一眼的说着,“所以,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
    安然突然就笑了起来。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她只是笑要笑。
    “那就好,那就好啊!”良久之后,傅老爷子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但是笑着笑着,他就停了下来,“不过,君皇,真的是……”
    “什么都不用说,我懂得。”傅君皇打断了老爷子,“我是傅家的子孙,不管我的身体里流淌着什么血液。”
    傅老爷子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
    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你,你要是……”
    “什么事情都没有,我现在很好。”傅君皇依旧打断了傅老爷子,“不要觉得有什么亏欠,因为傅家对我一直都很好,我都知道的。”
    傅安然也是在这时候开口,笑道,“是,我们都知道,家里很好,所以,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我们的家还是那个家,如果要是真的要出什么事儿的话,我和他都会好好的保护这个家的。”
    傅老爷子坐了下来,“我知道有些事情,就算是我现在问你们,你们也不见得会和我说,所以我可以当做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啊,有些事情,你们可以隐瞒着我们,但是你们相互之间不要有什么隐瞒。”
    “我们都知道的,谢谢老爷子。”安然真心的道谢。
    “我们都知道的,我们都会很好的。”傅君皇也是如此说着。
    ……
    当傅文胜等人冲进来,发现凯撒已经消失不见了的时候,都觉得惊诧不已。
    章海更是有些莫名其妙,要说他手底下的那些人没有看到凯撒离开的话也就算了,怎么,怎么连于铮手底下的那些人也没有察觉到呢?
    “你们也不要找了,人早就走了。”傅老爷子冷哼出声,“要是我要等到你们来救的话,我看啊,我们早就不知道死到什么程度了!”
    “爸!你这是在说什么话呢!”傅文胜厉声道,“其余的人都没事儿吧?”
    傅文胜的那话是对安然说的。
    安然摇头,“没有什么事儿,大家都是好好的,什么事儿都没有。不过现在傅君雅被妈咪带上去谈话去了。”
    章海是认为那个傅家小姐是吓着了,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不害怕呢?
    但是傅文胜在看到安然如此神色后,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安然这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看来,凯撒的离开真的是有问题的吗?
    “行了,现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儿了,你们的人该散的也就都散了去吧。”傅老爷子叹息。
    章海现在开始不放心,“老爷子,要不然我还是放些人在这里吧,要是……”
    “不用了,你还是带着你的人离开吧,他既然走了,就说明他在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回来了。”
    章海还想要继续说什么,于铮却是在这个时候开口了,“我看啊也没什么事儿了,章局长,你还是带着你的人都回去吧,然后好好想想,怎么去应付那些媒体。”
    “这个,于……”
    “你知道的,我们军部可是不管这些事情的,所以你就要多费费心了。”于铮哈哈的笑着。
    顿时,章海现在就是想要骂娘了。
    那群媒体可是一点儿都不好对付。
    “你要是不知道怎么报道的话,你可以直接说,我们这里在演练。”安然在这时候淡淡的说着。
    章海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可是紧接着他就泄气了。
    这事儿可是事关老军长啊!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
    “就这么说吧。”傅老爷子也是在这时候摆摆手,表示就这样了,“到时候就不要惊扰到那些民众了,要是这事儿真的是被曝光了出去,社会上的民众们会对我们的治安表示怀疑的。”
    章海立马不断的点头,“好!我这就去说!那么老爷子,再见,几位领导再见。”
    音落,章海转身就走了,步伐的步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于铮看了看在场的人,随后对着安然道,“我就知道你个小怪物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安然挑眉,“我好歹也是经受了惊吓的,难道你就不应该安慰我一下?”
    “你个小怪物还会受到惊吓?你要是受到惊吓了的话,那我才真的是要惊吓了呢。”于铮显然是不信安然所说的话的,“不过我说到时候别忘了写一份……”
    “你不要告诉我说,还要让我写一份报告!”安然直接打断了他。
    “我没有让你写,我是……”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让老帅哥写是吗?我可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和老帅哥可是没几天就要结婚了!”
    于铮挑挑眉,“然后呢?想要打架怎么的?如果你要是想要打架的话,我可以让部队里的那些个小子们陪你们练练。”
    安然笑了,“不不不,到时候只是不请你而已。”
    于铮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你竟然不请我?你这个——”
    傅君皇一把将安然拉到自己的身后挡着,继而对于铮道,“我要放假。”
    于铮简直就是没脾气了,“你们这刚刚回来,一个个的就都想着放假?你们真的是没有——”
    “婚假。”理由十分的正当。
    “你还没有结婚呢!”
    “啊对了对了,我哥和我嫂子还没有拍婚纱照呢!”傅君毅发现自己好不容易总算是插上了一句话了,很是兴奋。
    就好似方才所发生的一切根本都和他们没有关系一样。
    于铮的面色有些僵了。
    “你们要知道,军人——”
    “没关系,既然这样的话,我和老帅哥的婚纱照也可以特别点,我们就回部队去拍吧。”安然兀然道。
    于铮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哎呀,我看成!我看就这样很不错!哈哈哈,就去部队里拍去!到时候需要什么帮助的话,你直接开口!我通通满足你们!”
    安然笑了,“那好,就这么定了。”
    婚纱照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在徐静凝知道最后是这样定下来的时候,她可是震惊了好一段时间,她在安然和傅君皇的婚纱照拍摄上,可是用了不少的时间,可是怎么就……怎么就这样决定了呢?
    而自从徐静凝和傅君雅说了什么后,傅君雅就彻底的老实了,就连她看到了安然都会躲的远远的,就好似很害怕安然一样。
    安然也不在乎这事儿,上头的人知道的老帅哥身份的人还是少数,如若到时候这事儿发的是瞒不住的话,她自然是有办法让那些知道了这事情的人都闭嘴。
    当部队里的人知道了傅君皇和安然的婚纱照要在部队里拍摄后,他们一个个的可是都激动坏了。
    一个个的都将自己最好的精气神给拿了出来,就怕自己到时候出现在了教官和副队的婚纱照里,要是到时候他们给教官丢脸了话,可就真的是——丢人丢大发了!
    安然和傅君皇两人的婚纱照拍摄的也是异常的顺利,两人也都没有让影楼的人给修改,而是拿出来直接用了。
    婚纱照刚刚拍摄完没几天,安然和傅君皇的大婚日——到了——
    而也就在大婚大当天,远在y国的凯撒看着手机上的那条短信笑了起来。
    他要不要去抢亲呢?
    想想,傅安然穿婚纱的模样,他还没有见过呢。
    所以,他去抢婚吧,他要是抢到了的话,傅君皇也只能一把抓瞎了。
    所以!走!抢婚去!
    ------题外话------
    这一次算是彻底的完结了。大婚了,圆满了,大婚的章节以及还有一些事情,可能会在番外里说吧……唔,但是至于有没有番外,我自己都不知道。
    持续谢谢你们对我的宽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